<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s id="lmls8"></s>
      1. <span id="lmls8"><u id="lmls8"><wbr id="lmls8"></wbr></u></span>
        1. <s id="lmls8"></s>
        <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秋末

        浅浅,贾浅浅,不用介绍了,上网的朋友皆知。加“们”,是说类贾浅浅的还有。

        贾浅浅出名有二,大作家贾平凹的女儿;写尿屎诗惊世骇俗。尿屎诗被讨伐,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中国作协公布2022年发展新会员名单,其中有贾浅浅的名字,贾浅浅写这样的诗,也可做作家?无论怎么说,贾浅浅出名了,说不定文学史上会写上一笔,二十一世纪中国诗坛出现尿屎体,全民大讨论。

        骂声,质疑声,当然也可算作社情民意,作协不妨听听,定夺权在你手里,大主意也由你拿,提壶卖浆者敲敲锣打打鼓罢了。其实,大家大可不必去顶真,得作家之名又不是评英模,能写文章,文章写得还可以就行,一顶帽子而已。现在,老百姓也不把作家当回事,有些文化名人就不参加作协,参加了退出。作协是个群众组织,名单排在工会、妇联之后,对个人言,若工会会员嘛,若妇联我是个女的嘛。如此而已。

        有一年,苏州作协开大会,秋末在杂文分会担个职,提议参会,有人揭发,秋末不是作家,不能参加。这当然有理,是作家才能参加作协的会。苏州作协想办法,以“特邀代表”让秋末参加,与散文名家俞明老领导座位排在一起(他没去)。秋末不算作家,不能戴这顶帽子,俞明响堂堂的大作家,他不是,苏州没几个作家了。余秋雨不参加作协不是作家?参加作协的也不都是苏轼、唐伯虎。名片上印什么几级作家,实际在作贱自己,身价如何。

        阵营很清楚,几乎一边倒,讨伐贾浅浅和她诗作的是文坛外的人,不是作家诗人(也有,不多),所谓读者,普通大众;另一阵营,专家学者教授,文学刊物的掌门人。一边,张开嘴巴,哇哇叫喊;一边,有理论有学问,还有出版大权。这场讨论,水还是蛮深的。触到了两个大问题:什么是诗,何以谓诗;为什么写,写什么样的诗。

        一位大学教授出来说话了,一开口就给人一巴掌,说你们不懂新诗,不懂什么叫诗,你们对诗还停留在唐诗宋词。他说,什么叫诗?就是诗无邪,无邪才是诗。诗言志,歪曲了诗的本意,诗只有一字:真。惟真是诗。这位教授说偏了,说狭了,这儿的无邪不只是真,应是真善美,真善美是一个统一体,不可分割,不只是存在。诗言志是对诗无邪的补充、扩充,可称一个飞跃,把诗加进了人文关怀、家国情怀,诗有了灵魂。理论家们,他们以“无邪”做幌子,在取消文艺的思想标准和美学意义。

        还有学者说,写什么样的诗,怎么写,那是作者的权利、自由,不容对贾浅浅、尿屎体说三道四。诚然,写尿诗屁诗,确是诗家的权利和自由,不宜干涉,若贾浅浅请你说两句,你才有资格说。但,闭门写的诗,若见报、发表、出版,给人看,就不只是写写而已了,就有一个你是给人鲜花还是毒草、是色香味俱佳的美食还是劣食恶食,读者有权也有责任品评、臧否、取舍,或绕梁三日,或倾之于垃圾筒里,还可上文坛法庭告发,你污染环境。

        不能不说,今日文坛有点糊涂了,贾浅浅捧了一堆屎叫人品赏,这还要理论美不美吗?她儿子的屎,娘爱吃就吃,那是她自己的事,发表出来给人欣赏,不是在恶心人吗?

        秋末看了贾浅浅部分诗作,就看到的数十首论,有这样的印象:贾浅浅蛮有才气的,心境坦白,感情丰富,有不拘一格的勇气;有些诗写得不错,尿屎诗不是贾浅浅全集;几首尿屎诗,美丑不分,在糟蹋诗歌。总体而言,肤浅、苍白、造作。企图创新,颠覆唐诗宋词,另辟蹊径,糟了。

        贾浅浅的要害,一在她的诗论、诗观混乱了,抛弃了诗的美学意义;二在把作诗填词仅看作个人情感的渲泄,缺乏诗人的道义与担当。根子,贾浅浅生活圈子太狭了,从课堂到讲台到厅堂、卧室,远离社会主体。她不是陱渊明,也不是竹林中人,不要把她与写“女儿乐”的薛蟠相提并论,不妨把贾浅浅看作一个阅世不深、乱闯瞎荡的文学女青年,贾浅浅诗是她的习作。文坛、网络把贾浅浅放大了。

        贾浅浅在读文学博士、诗歌博士,总要研究诗与生活与诗人经历的关系,文学的源泉在哪儿,诗的灵感从哪儿来。有首诗,网上广传,不妨读读研究一下,会有益处的,可做大学教材。诗名叫《赶时间的人》,诗曰:赶时间的人/从空气里赶出风/从风里赶出刀子/赶时间的人/从骨头里赶出火/从火里赶出水/赶时间的人没有四季/只有一站和下一站/世界是一个地名/王庄村也是/每天我都能遇到/一个个飞奔的外卖员/用双脚锤击大地/在这个人间不断地淬火。那首诗是送快递人写的,他写了三千首诗,他的诗都是从生活中来的。那风那刀子那火那水,只有风里来雨里去的人才能体味到。

        贾浅浅肯定研究过司马迁的《报任安书》,文说:“盖西伯(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乃如左丘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退而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常说,愤怒出诗人。愤怒者,生活也,处境也,生出来的情感也。

        秋末算文科大学毕业生,又老矣,切身体会,大学是培养不出诗人的,奉劝:若真要做诗人,别再读什么博士了,去种田,去打工,去送外卖,五年后再写诗。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不代表苏州新闻网立场。)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阳澄湖大闸蟹开捕啦
        余热未了
        山水人城 和谐新画卷
        迎重阳访古城
        稻草金刚
        美食迎秋分
        最新偷拍在线,玩朋友人妻醉地av免费在线,美人妻监禁在线,国产一区自拍视频,www.Ririai,91福利网站久久水蜜桃 垫江县| 哈密市| 老河口市| 夏津县| 峨眉山市| 周口市| 长岭县| 大连市| 张家口市| 晴隆县| 定南县| 黑龙江省| 固安县| 德江县| 沙坪坝区| 松阳县| 西吉县| 河南省| 酉阳| 济宁市| 巴林左旗| 光泽县| 安西县| 金寨县| 略阳县| 友谊县| 大渡口区| 永安市| 荃湾区| 龙游县| 渝中区| 福清市| 泽库县| 朔州市| 南平市| 河北区| 长乐市| 澄城县| 山阴县| 陆河县| 康乐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