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s id="lmls8"></s>
      1. <span id="lmls8"><u id="lmls8"><wbr id="lmls8"></wbr></u></span>
        1. <s id="lmls8"></s>
        <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秋末

        扇,扇子,扇儿,用来干什么的?当然,用来扇风,解暑。其实,生活中的扇子,含义、蕴藏的、包含的还挺多的,并非只是凉风习习。

        扇,户下两片习毛,是不是最早的扇子是用羽毛做的?应该是的。“羽扇纶巾”,诸葛亮一年到头、一天到晚,手摇一把鹅毛羽扇,摇两摇,计上心来。诸葛亮手里的羽扇——智慧的化身。不过,“羽扇纶巾”也只有诸葛先生配。

        蒲扇,用昌蒲做的?不是吧,那蒲,叫蒲葵,用蒲葵叶制成的扇,俗称蒲扇,亦称葵扇。蒲葵,一种棕榈科的常绿乔木,其叶大柄长。蒲扇享受得起两个字:大众,老百姓消暑的必备品,无论乡,无论城,家家都有。价便宜,又管用,还能拍蚊子,娘用来管教孩子,即使敲头皮,也不会伤筋动骨。新买来时,要用布条包一圈,防破裂。蒲扇对百姓,可是建了丰功伟绩的,千百年啦。济公加了一歌:鞋儿破,帽儿破……一把扇儿破……

        团扇,寓团团圆圆?怕有此意吧。男女有别,扇子也有别,从最初皇上用来挡风到用来取凉,团扇越来越女性化,小姐少奶奶化。《红楼梦》林黛玉用的是团扇,晴雯撕的是宝玉的折扇,再撕的是麝玉的扇子,是折扇是团扇没交代。以前,在乡下没看到年轻妇女用绸缎做的团扇,大户人家可能有。扇子也有穷富之别,城乡之别。

        折扇,有画,有字,有文化味,用来取凉已在其次,文化产品,身份的代言。你看那戏台上,王孙公子、文人雅士,出场必揺着折扇,文人标配。秋末有折扇,在大学毕业进苏州进机关后,在工厂呆过几年没用过,一位朋友送的,画面上盖了一位雕刻家二十枚印章,一面印章一面字,秋末把它当文物藏了起来,后来又易主送了人。近一二十年,折扇平民化了,黄绢面,印上字画,摊头上出售,不到十块钱,在公园里常见老头树荫下边喝水边摇扇,目空一切,怡然自得。

        扇子既是工艺品,也是字画美术,中国传统文化,实用与美兼得。扇面字画也是文化一绝,字画大家族的一个分支。文人间的酬唱,别有的载体。扇子还入诗入词,高山流水,男情女意,绵绵不绝。录三首:

        《白羽扇》:素是自然色,圆因裁制功。飒如松起籁,飘似鹤翻空。盛夏不销雪,终年无尽风。引秋生手里,藏月入怀中。麈尾斑非疋,蒲葵陋不同。何人称相对,清瘦白须翁。

        《怨歌行》:新裂齐纨素,绊洁如霜雪。裁为合欢崩,因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飚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宫中调笑·团扇》: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早昭阳路断。

        《白羽扇》素描,白发、羽扇、道骨,绝配。《怨歌行》寄寓,人如扇,需要时入怀袖,不需要时入箧中。团扇,病美人,团扇相伴,弦管呢?无人问,一腔宫怨。

        扇子一大家子,不包括电扇吧,但,都是扇,入扇,扇之新家族。扇子有文化,丰富多彩,电扇风大,大气,爽气,冷冰冰,没人气,入诗入画吗?没有。刘邦的大风起兮云飞扬,喻不得电扇。不过,电扇打败了扇子,扇子从此一蹶不振,除蒲扇外,大多是道具,被文化了,就是成文化产品了。供销社里买不到,得到文化用品店去买。

        在中国,电扇横行,进入寻常百姓家,辉煌了二三十年了,在苏州“四大名旦”中,就有电扇,“长城电扇、电扇长城”响遏行云,还有“小骆驼进大上海”。电扇与千家万户、寻常百姓家的关系,也可说是划时代的。

        怎么划时代?从奢侈品成为寻常用日用品。夫人应征写了一文,说电风扇的变迁,我家的。借来一用,摘之如下:

        那时,我们租住在景德路一家前店后院的大宅门里。宅门里共有六家,最富裕的要数我的小伙伴周家,她家是开胡琴店的,不仅有收音机,还有一台让人羡慕的上海华生牌电风扇。据说,是她爷爷在民国时买的。电风扇呈暗黑色,锈迹斑班,裂开的网罩边沿用细铅丝扎着,电源一开,既不会摇头,也不能调档,风直往前吹,电机嗡嗡作响,扇页啪嗒啪嗒的。尽管这样,宅门里的男女老少都视它为珍宝。每当夏天来临,小伙伴常会邀我去她家,在电扇吹起的凉风下,一起做功课、唱歌、跳舞、游戏。特别在闷热难当的日子里,我会贴近那台电风扇让它给我吹个够,用贪婪的眼光盯着它,心想何年何月我家也能拥有它。

        七十年代中期,轻工类产品多了起来。就在手表、自行车、缝纫机等三大件最盛行的时候,家电行业也悄然崛起。我大女儿五岁那年的一个夏日,我父亲决定用多年的积蓄买一台电风扇。他一说,全家沸腾了。最激动的是我母亲。她随我父亲三十多年,家里除了必要的旧家具和一台60年代末从旧货店买来的收音机外,没有一样像样的东西,有了电风扇,再也不靠手摇扇子度夏了。最开心的是我大女儿。她一得知,就像小喜鹊传捷报一样,串东家进西家,巴不得左邻右舍乃至整条小巷都知道我家要买电风扇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当父亲拎着刚买的电风扇踏进大宅院的时候,邻居们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边看边问什么牌子、什么尺寸、多少价格,我更是迫不及待地要父亲赶快到公用客厅卸下它的包装,尽快让大家见识见识。那是一台广州生产的12寸钻石牌金属电风扇,价130元,拎在手里沉沉的,淡蓝色的扇页配着一副水银色的网罩,在阳光下一闪一闪,插入电源,底座上的指示灯,像一颗发光的红宝石,亮亮的。电风扇可以上下左右转换角度,可以定时,也可以按自己的需求调速。当电扇的凉风掠过每一个人的脸庞时,立刻响起了一阵欢笑声。顿时,它让简陋的客厅蓬荜生辉。我透过网罩,看到了父亲一张春风得意的脸,那一刻我发自内心的喜悦再一次油然而生。

        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苏州工业突飞猛进,轻工产品更加耀眼。电风扇、电视机、电冰箱、吸尘器饮誉全国,都有了响当当的品牌,特别是“长城电扇、电扇长城”一句广告词家喻户晓,人人皆知。1981年6月30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我家祖孙三代不再拥挤一室,告别了居住整整三十年的大宅院,搬至我爱人单位分配的二室一厅、煤卫齐全的公寓房。不久,我用自己的积蓄陆续将“四大名旦”一一请进家。其中,电风扇买得最早,有台扇、壁扇、鸿运扇,还有我最喜欢的大小不一的吊扇,那床上撑起的微吊,既经济又实惠,我常常在轻轻的微风中恬静地进入梦乡;夏阳酷暑,秋老虎肆虐时,我们一家六口往往会聚在客厅,把高高挂起的大吊扇调速到最快,一起看电视,谈天说地。

        1995年底我家又迎来了第二次乔迁之喜,100多平方米带阁楼的居室明亮宽敞,全新的家具简练质朴,时尚的家电充满了现代的韵味。尤其那挂壁式和立式空调让我们已经四世同堂的一家子,安稳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酷暑和严冬。但电风扇仍伴随着我,气温30摄氏度左右,它独领风骚,35摄氏度以上,空调依托电扇的风力,像中央空调似的把整个居室吹得凉凉的。

        记得搬家的那天,我把父亲当年买的、已经修了不能再修的电风扇作废铁卖了,其余的电风扇全带入新家,两个女儿见了惊奇地问,都什么年代了,还带这些?我对她们说,我们这一代人,电风扇不仅是一种纳凉工具,还是几十年感情的一种维系。

        得说一句,日用文化离开了日用,文化也就离去。能否独立而存在,扇文化还会沿续,极可能成摆设、道具、酬唱、博物馆里的展品。这怕是日用艺术、日用文化的规律。

        扇子,扇子,来兮归去!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阳澄湖大闸蟹开捕啦
        余热未了
        山水人城 和谐新画卷
        迎重阳访古城
        稻草金刚
        美食迎秋分
        最新偷拍在线,玩朋友人妻醉地av免费在线,美人妻监禁在线,国产一区自拍视频,www.Ririai,91福利网站久久水蜜桃 龙江县| 东安县| 平乐县| 潞西市| 固原市| 溧水县| 永嘉县| 灯塔市| 朝阳县| 深州市| 合肥市| 扎赉特旗| 灌云县| 乌拉特后旗| 永州市| 旌德县| 平定县| 安图县| 滨海县| 仙居县| 报价| 天等县| 吉安县| 安徽省| 顺平县| 洛川县| 澄江县| 石渠县| 怀宁县| 东城区| 犍为县| 如皋市| 马龙县| 铁力市| 六枝特区| 萝北县| 文山县| 乌拉特中旗| 沐川县| 怀来县| 阳信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