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s id="lmls8"></s>
      1. <span id="lmls8"><u id="lmls8"><wbr id="lmls8"></wbr></u></span>
        1. <s id="lmls8"></s>
        <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秋末

        两位网友同时传来一文,还从一个群里看到,已翻过一页的杜芸芸又“出山”了,又走到公众面前。有记者到苏州采访,想到了杜芸芸,作文《谁识苏州杜芸芸》,发于网上。署名:奔流写作小组、奔流财经社。

        在苏州,谁人识得杜芸芸?有许多人呀,没忘记她呀。记者所问“谁识”,是在问,现在是不是把杜芸芸忘了,少有人识得她了,我来给大家再说说。

        秋末看了感觉如何?摇了摇头。杜芸芸平静了,又来打扰她了,实在没有必要。热心人没有采访秋末,秋末是知情人,会劝他别写了。秋末到上海调查过,与法官详谈过,看过相关档案,做过杜芸芸与苏州市委领导间的联系人,看过外界给杜芸芸的全部信件。不能不说,热心人的文章,基本上是一篇道听途说的文字,往事重提,还在刺伤杜芸芸。

        文章还是把一个介于成年与未成年之间的小姑娘,塑造成了一个心中只有党和国家,不食人间烟火的英雄。生活中的杜芸芸,有血有肉,是个实实在在的人,比同龄人早熟(上海法官语),与她的身世有关。文章还是失实了,隐瞒了真相(可能不知情),全部遗产不只十万,她继承了三万九千(实拿三万);对动机,她说,要结婚,没有钱,要点钱,不想当资本家,亲属与她争遗产,不如交给国家(有你不让我拿,我也不给你的赌气)。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杜芸芸生活在说真话还是掩盖真相的煎熬和痛苦之中。文章在揭时间已给她愈合的伤疤。这位记者先生在多事。

        可以讲,杜芸芸事,打上了那个时代深深烙印,是时代产物。我敢断语,若在今天,不会发生她捐遗产那样的事。一、为了保密、保护杜芸芸,案件不公开宣判,隐瞒继承部分遗产的真相,法院将案件转到公证处处理,是法制不健全乃至违法的表现;二、批斗资本家,得遗产会成为剥削阶级,深深刺激了杜芸芸;三、传媒违背新闻真实的原则,为了宣传,有意无意拔高了杜芸芸,杜芸芸并不需要,把同意登报视为一生最后悔的事。上海市委宣传部曾作过调查,报告也承认宣传失实了。

        为还原真相,为端正文风,秋末作过二文,见之于报网。但失实的文字从未断绝,不能不感到悲哀。至今,为了宣传,而违背真实,高大上“塑造”英雄模范的所谓正面宣传,还是相当强劲,其实,这是一股不正之风,在申讨、廓清之列。人们对英雄模范人物常打问号,就是一个适得其反的后果。该觉醒了,千万不要再怠慢实事求是了。

        而对杜芸芸本人,不要再去打拢她了。让她平静地心安理得地生活。

        附:《该对杜芸芸说声对不起》(2013年1月30日)

        杜芸芸献遗产的事儿,三十多年了,论理该沉寂了;可是,网上点一下,说杜芸芸的,一长条刷的就出来了。今日议杜芸芸,更多拿杜芸芸说事。一种仍是赞扬。一种姑称反思。

        若是在今天,杜芸芸会上交遗产吗?若不上交,她可以办大亊,吃利息也够了。

        其实,三十年来许多对杜芸芸的赞扬和反思都是建筑在对捐款事实不完全了解的基础之上的,其中也有对杜芸芸的误解,乃至伤害。时至今日,应该澄清。一、杜芸芸没有全部上交遗产;二、杜芸芸没有冲着荣誉捐遗产;三、没有说明继承部分遗产,不是杜芸芸的责任。需要反思和吸取教训的是历史,是司法与新闻。

        杜芸芸是苏州人,事发生在上海。在文汇报报道杜芸芸之前和轰动全国之后一段时间,苏州市委领导并不知情,所知情况限于文汇报那篇报道。所作的决定,宣传、表彰杜芸芸,也是依据报道中的一句话,杜芸芸将十万元遗产捐献给国家。苏州市委秘书长丁群安排我负责杜芸芸这件事,包括联系杜芸芸与宣传、接待来访。全国有上千封来信给杜芸芸,我全部看了,绝大部分是赞扬,不到十封信有疑义有说杜芸芸傻。从苏州市委领导到上千封来信,也可以讲全国人民,都这样认为,遗产就十万块,杜芸芸没留一分钱全部捐献了。来信摘登在市委办公室专供领导阅的《内部情况》上。一个月后,从风闻中得知,杜芸芸没有全部上交遗产。1981年8月18日,市委領导派我偕同新华日报驻苏州记者站长黄载,去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和上海市公证处作调查。具体办理的法官和公证处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我们摘录了有关法律文书,证实杜芸芸继承了三分之一的遗产。我们回苏州写了调查报告,向各自单位領导作了汇报。我写的调查情况发在《内部情况》上。

        大致情况是这样的:1980年3月,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接到了一个遗产纠纷案。经调查发现,遗产继承与原告、被告无关,应由留下遗产者的养女杜芸芸继承。法院与杜芸芸作了联系,告诉杜芸芸依据法律有权继承这笔遗产。杜芸芸估计有20万,法院吿知只有12万,问杜芸芸怎么处理,杜芸芸答只要三分之一。具体说了三点:一、我不要这么多钱,我不想当资本家;二、我未成家,要办事,要一部分钱;三、为了钱,我尝到了苦头,钱多了未必是好事。法院要杜芸芸慎重考虑,不急于定下来,与知心亲友好好商量再说。杜芸芸态度始终没有改变。1981年2月,杜芸芸按公证处要求写了捐遗产申请报告,写明自留二至三万,其余上交国家。公证处考虑了两个方案,一个全部上交给奖励,一个上交部分,杜芸芸选择了后一个。同年3月25日办理了公证手续,上面写明:“頋萼曾遗有120193.96元财产(不包括银行利息),我除继承其中39000元,其余上交国家支援四化建设。”其中,6000元支付公证费,3000元给姑母,实得3万元。法院和公证处说明,银行认为,遗产既已上交国家没有必要再计利息。还有一批字画,杜芸芸也同意上交国家。法官明确,法院不判决转到公证处,这样,遗产处理情况就可以不公开,目的是为了保护杜芸芸。

        情况汇报还提了几条建议:杜芸芸上交遗产是爱国举动,难能可贵,继续宣传;注意实事求是,不说过头话,不提全部上交遗产,只说捐献十万元;杜芸芸继承3万元不对外公开;领导考虑分配一套住房给杜芸芸,尽快落实。这几条建议,领导都同意。

        多年来,一个争说不休的话题:杜芸芸上交遗产的动机。我与她接触很多次,是她与市委领导之间的联络,却从来没有谈及为什么要上交,一个主要原因,知道她留了部分遗产,不便再问,她也可能知道我知情,双方都没有捅破这层纸,自然很难深谈。评判动机的依据,只能是杜芸芸向法院表示的三点,那时还没有宣传报道,杜芸芸也不会想到会轰动全国,法院也没有诱导上交遗产,一再要她慎重考虑,三点是出于内心,是真实思想的反映,是最早的原始依据。从中可以得出四点基本看法:一、杜芸芸上交遗产是爱国举动;二、杜芸芸是实事求是的,她要一部分钱,一分钱不要,不符合事实;三、环境对她确有影响,怕全部继承遗产会成资本家,成剥削阶级,而受歧视乃至批判;四、亲戚因遗产而争斗,对她也有影响,怕再陷入无休止的纷争,不如一交了亊。这四种因素交错在一起,只说一,不说二三四,都是片面的。哪个为主,哪几个为次,很难判断。

        对上交遗产,杜芸芸没有后悔,但确实说过“一生最大的后悔不该让报纸报道”的话。说这句话,是在她经营饭店时一次接待中当着许多客人的面说的。为什么后悔,她没有说,也没有人问。可能与她当时的境况有关,更可能与积累下来的郁闷有关。杜芸芸很长一段时间忙于作报告、应付采访,生活不正常,文汇报的措词,又使她陷入进退两难、有口难辩的境地,而背上了一笔难以说清的“心债”。文汇报的报道有个难题,既要不失实,又要不公开继承部分遗产,可谓煞费苦心,采用了“将十万元遗产捐献国家”的措词,隐匿了遗产总额和继承三分之一遗产的情节,从而在公众印象中形成了遗产只有十万元、杜芸芸不留一分钱全部上交的“既成事实”。遣词易造,真情难违,难题很快摆到杜芸芸面前:面对为何不要遗产、不继承部分遗产的发问,杜芸芸只能说我有两只手可以养活自己,这显然是违心之语。说这样的违心之语,不是一天,不是一次,而是要一天一天无数次说下去。事实上,纸包不住火,杜芸芸继承部分遗产还是传了出去,当然也有人指责杜芸芸不诚实。上海市委宣传部作了一次调查,有两点结论:杜芸芸捐遗产是爱国举动:客观上造成了失实。杜芸芸背上了“心债”。今天可以说,杜芸芸是被推着成为“明星”的,也是被推着“不诚实”的,这一切都是“附加”给她的。后悔的本意,这一切她都不要。

        社会、历史、新闻应该作点反思,从对杜芸芸的宣传造成的“新闻遗案”中得到一些有益的东西。1999年10月6日,秋末作《新闻遗案》,文中说:打开新闻史,可以看到一件件新闻遗案。今日媒介有不断匡正的报道,有对当时新闻的补充,有对幕后的揭露,还有对失实的更正。也由于时代的变迁和局限,或出于某种原因,造成一件件掩盖事实真相的新闻遗案,文革后有关这方面的拨乱反正,当事人的诉说,成为新闻史上的一种特有现象。新闻遗案使历史扑朔迷离,使后人揭开历史真相大费周折,也有造假永远不能纠正。有鉴于此,不留遗案,尽可能不留遗憾于历史,是新闻工作必须认真对待和切实解决好的一个问题,应当成为新闻工作者的历史责任和职业操守。

        对杜芸芸的宣传造成“新闻遗案”,看似出于好心和善意,为了保护杜芸芸,但透过“好心”和“保护”,应该看到,司法和新闻不公开不透明,不仅伤害了当事人,还伤害了成千上万的民众,剥夺了他们应有的知情权,所形成的反响既不全面又不可避免会有虚假。不造“新闻遗案”,需要司法改革、新闻改革,公开、透明才是治理“新闻遗案”的治本之策。

        应该向杜芸芸说声对不起,打扰和影响了她的生活,这么多年来,还让她背上了一笔本不该由她背的“心债”,给杜芸芸去掉“心债”吧,让她平静、舒坦地生活下去。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阳澄湖大闸蟹开捕啦
        余热未了
        山水人城 和谐新画卷
        迎重阳访古城
        稻草金刚
        美食迎秋分
        最新偷拍在线,玩朋友人妻醉地av免费在线,美人妻监禁在线,国产一区自拍视频,www.Ririai,91福利网站久久水蜜桃 兴化市| 宁夏| 唐海县| 定结县| 司法| 台北县| 荣昌县| 贺兰县| 南投县| 乐安县| 武隆县| 郁南县| 电白县| 郓城县| 南昌县| 启东市| 新蔡县| 双柏县| 伊宁县| 盐津县| 贡觉县| 武鸣县| 六安市| 宣城市| 安新县| 海安县| 温泉县| 耒阳市| 土默特左旗| 赤壁市| 河津市| 石家庄市| 藁城市| 荥经县| 龙泉市| 宁安市| 勐海县| 仙居县| 麟游县| 响水县| 南充市|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