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s id="lmls8"></s>
      1. <span id="lmls8"><u id="lmls8"><wbr id="lmls8"></wbr></u></span>
        1. <s id="lmls8"></s>
        <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秋末

        58.严文井:书籍,在所有动物里面,只有人这种动物才能制造出来。读书,人才更加像人。

        (不读书的不是人?不能这么说,可以说读书是为人的一个基本属性。严文井老的创造。也可以说,若不让读书,不兴教育,就是剥夺人做人的权利。)

        59.周汝昌:读书不是一件易事,而要谈谈读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读与阅怎么讲?合言泛言无别,分言析言则有别。就拿文件来说吧,上司看下级报来的文件,很少听说“读文件”,好像是该说“审阅”、“批阅”,这个阅就不用读去替换。学生在校肆业,是“读书”,而绝不能说成是“阅书”。阅就是俗语的看,看书、看报、看小说,含有随意浏览、消闲解闷的意味在内。读就不同了,它表示的是正式、认真、细致、深入的一种看,这里面是带有很多的思索、学习、体会、领悟等成分在内的。

        (第一次听“读”与“阅”的区别。翻书可以,还是要多读,仔仔细地读,才有长进。曾作文,现在流行“读人”,我说,我怕,你别翻来覆去、从外到里读我,把我读烂了。现在“同意”也不要随便用,官化了,批文件书“同意”,常是上对下,不分场合,有点自以为是,摆起了架子。用“同意”不如用“赞成”。)

        60.思果:现在电视代替了一切,至少代替书本、娱乐、教育。有了电视,再没有人看小说了,戏院少了顾客。从前很多人文字过得去,全靠读小说,消遣也靠读小说。我以为家家有个小图书馆,多备些好书。电视机最好别装,万一要装,也要精选节目,少看为妙,不要让电视“焚书坑儒”。

        (思果先生呀,你提倡多读书是对的,电视“焚书坑儒”也是实情,但行不通。没电视时,秋末夜里,夫人做针线、踩缝纫机,我躺在床上看书,几乎天天如此。有了电视机,很少看书了,从新闻联播看到文史专栏。晚上与电视为伴,家家如此。能改吗?改不了啦。可以讲的,电视剧少看一点,读点书。少看点说说唱唱,多看点文史科教。坦白:我有点现代科技知识都是从央视科教节目中来的。有官场中人说,宁打牌、搓麻将,不读书,其实,这也是一种腐败。)

        61.冯牧:爱书成癖,才可以言读书。我虽然不是一个好作家,却可以算是一个嗜书如癖的读书人。我在十二三岁时就几乎读遍了家里可以读得懂或半懂不懂的书,包括像《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这样的闲书。鲁艺有一个藏书可观的书馆。我在鲁艺工作和学习近四年,主要的收获就是认真地读了几年书,我现在拥有的有关文学的知识和修养,基本上得益于那几年饥不择食的读书。不久前看到冰心老人为青少年题的一句名言:“读书好,多读书,读好书。”我想把“读书好”这三个字调换一下,变成“好读书,多读书,读好书。” “好读书”,酷好读书之谓也。

        (三个字位置换一下,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意思,“好读书,多读书,读好书”,连起来,从态度,从量,到质。首先要有好态度,才能多读精读。现在央视提的口号:“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加上了“善读书”,好。)

        62.黄裳:司马光是爱书的,他所藏的万余卷文史书籍,虽然天天翻阅,几十年后依然还像“新若手未触者”一样,他对自己的儿子说过:“贾竖藏货贝,儒家惟此耳”。这是很坦率的话,书是知识分子的吃饭家伙,是不能不予重视的。司马光自然并不是“读书而读书”的人,他编写《通鉴》的目的是为了“资治”,一点不含糊。

        (司马光说得坦率,要吃饭要做官就得读书;著书立说,不多读书那是开玩笑。“新若手未触者”,指再读若新读一样?对司马光切切不可停在“司马光砸缸”上。)

        63.黄裳:苏州我是常去的,照我旧有的经验,苏州的可爱,第一是那里的旧书多,每次去都能看到一些别致的书;其次是那里的饮食好,可以吃到价廉物美的小吃。如元大昌酒里的各种下酒的零吃、包子和面。至于园林之美倒在其次。在大井巷,现在唯一的一家旧书店,出门就是怡园,来苏州总要去书店上楼坐一坐,店员拿几种旧书来看看。

        (文人眼里,苏州之美在书在吃,并不在园林。“文人园林”并不在文人。旧书店没了,几乎没有了,是阿英、黄裳那样的读书人藏书人没了?还是今人对旧书店不重视?)

        64.汪曾祺:为什么读书?是为了写作。朱光潜先生曾说,为了写作而读书,比平常地读书的理解、记忆要深到。毛泽东尝言:不动笔墨不读书……我读书很杂,毫无系统,也没有目的。随手抓起来一本书来就看,觉得没意思就丢开。我看杂书所用的时间比看文学作品和评论的要多得多。常看的是有关节令风物民俗的,如《荆楚岁时记》《东京梦华录》。其次是方志、游记。讲草木虫鱼的书我也爱看,如法布尔的《昆虫记》,吴其浚《植物名实图考》《花镜》。

        (汪曾祺是大作家,他的作品知识丰富,相信,不少是读杂书得来的。语言、文字修养,也是从杂书学来的,或从中得益。有几位作家谈到汪老的语言文字有极高的修养,在当今作家中出类拔萃。如王安忆。)

        65.王元化:胡适口述自传用了整整一章来阐述“五四运动是一场不幸的政治干扰”。“唐注”(1978年,唐德纲对胡适自传作注)反对这种说法。他认为一个新文化运动则是中国现代运动的后果,必然是一个新的政治,而新文化运动则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阶段。他与胡适那种对群众运动的偏狭见解存在着分歧。有位学人说,胡适在学术上有贡献,在政治上很差。一位美籍学者则说,他在政治上很好,学术上很差。依我看,胡适的一生是贯彻了他的自由主义的立场和信念。

        (读书要辨识,先辨后识,得知增识要在辨的基础上,没有什么都是正确的人,自然也没一字一句都正确的书。)

        66.黄宗江:《书摘》编者嘱我荐书,似不难也难,亦个人秘而可宣也。我少时便受了“开卷有益”“不求甚解”等未足为训的古训影响,荒疏至晚岁,徒望书而兴叹矣。仍遵嘱开列十种如下:《冰心文集》《巴金文集》《鲁迅全集》《曹禺戏剧集》《爱的教育》《安徒生童话》《水浒传》《红楼梦》《共产党宣言》《毛泽东选集》。

        (黄宗江称这些书为“可百读的十种书”,相信是有道理的。现在书单、荐书满天飞,大都“我以为”,参选是可以的,不必一一听之。其中,不乏做广告、抬轿子、黄婆卖瓜。)

        67.钱伯城:听了朋友的话,去成都的“书店街”春熙路转了一圈。书摊虽多,看了一个,其它书摊有什么书便知。看来只有等待旧书业的何日再度兴起。从这些平庸的书摊中,终于觅了两本,一是《苦茶——周作人回想录》,令我大惑不解的是,为什么用“苦茶”这一书名?作者最后定稿书名是《知堂回想录》,香港版即以此名。现在出版社擅自改书名,倘作者有知,我想是不会同意的。另一本《’93断想——谁是丑陋的中国人》,我注意这本书属粗放型的,“打抱不平”写成“打报不平”,即便写成既便。

        (这是专家眼里的书摊以及出书,出书不要太自作主张,书名不要太做作。苏州有个书城,几乎是教辅之类的,仅有一两家可看看,大约今日书店也专业起来了,需求即市场。书市也改变不了这个规律。)

        68.林斤澜:一位八十年代的作家,“坦诚直率”地和杨沫说:她的代表作《青春之歌》,是一部“表达既定概念的作品”。青年用的是八十年代的语言,因此杨沫“很费了一阵思索”,才明白说的是“图解”概念,这个概念是“知识分子必须走革命道路”。年近八十的杨沫爽朗地说道:“真是那么回子的事儿!”

        (读书与写书会受时代影响吗?什么时代读什么书,这怕是规律,也是存在决定意识吧,君不见,于丹一闹,全国掀起了一股读《论语》热潮。影响肯定是有的。今日,《青春之歌》仍有人读,电视上《青春之歌》仍在放,《青春之歌》不能都归之于“图解概念”,哪一本书没有作者的主观意图?世上没有纯客观的创作。问题是从生活中来,还是从口号中来。)

        69.黄永玉:我喜欢读杂书,遇到没听过、没见到的东西便特别高兴,也不怎么特别专心把它记下来,只知道它在哪本书里就行。等到有朝一日真正用得着的时候,再取出来精读或派点用场。我不习惯背咏,但有的句子却总是牢牢地跟着走,用不着害怕跑掉的。比如,昆明大观楼上的长联,李清照的“被翻红浪”,柳永描写霓红的句子……

        (这叫什么读法?难说。黄永玉幽默而洒脱,文人一绝。不妨称之黄氏读法,归之心读。读了黄永玉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小说,买了他的动物漫话集,读了几次,辛辣又风趣。作家中的另类。出第三本杂文集《有话就说》,封面封底“偷”了黄老两幅画,一幅喜鹊一幅乌鸦,寓好话坏话、报喜讽刺都说,在乌鸦画下还说了这样一段话:人家西方国家都平反了,说乌鸦聪明得很,就是我们国家不平反,还说是书呆子,我得向耀邦同志去反映反映。很想给黄老请罪打个招呼,没好意思投案自首。)

        70.谷林:汪曾祺在《书香集》中说,扫叶山房出的书不少,嘉惠士林,功不可泯,我希望有人调查一下扫叶山房的始末,写一个报告。郑逸梅在《具有四百年历史的扫叶山房》中说,“在苏沪一带,书店最老的要推扫叶山房了。是明末万历年间洞庭山席化所开设,地点在苏州阊门内……传说清康熙皇帝南巡驻跸苏州时,扫叶山房进献《全唐诗》一部,获康熙嘉奖,赐给珍物,从此声誉卓著,成为惟一大的书店。

        (这是苏州的荣耀呀!调查了没有?)

        71.邓云乡:我的朋友陈从周教授,知名度相当大的了,最近又出版了一本随笔集《世缘集》,让我写篇序,我在开头说:写序说老实话,贵在相知,相知深,则序不作敷衍应酬话,不然纵然是超级名人,也很难说出真切的话来。周兄让我作序,自然不是因为我是什么名人,而是知道我对他知道较深,较真,不会在序中作敷衍应酬话,而能说几句普普通通的诚恳话,我想这是他找我作序的主要原因。

        (序是个独特的文体,韩愈等名家选本中都有序文,中学语文课中亦有名家作的序,且量蛮大。今人作序,不能说没有作得好的,但也糟蹋了这个文种,不是抬轿子王婆卖瓜,就是自说自话,宣扬自己,推销自己,与要作序的书,仅客套两句,无奈作序。曾作文《作序的尴尬》,在解放日报上发表。鄙人出书十多种,都自序,不想沾名人名家的光,也不想为难人家,你说,把老母鸡说成金凤凰有多难,名家的脸面何在?评书也有不少是王婆卖瓜,为别人卖瓜,一看就倒胃口。)

        72.董乐山:三联书店出版的《海外书摘》刊载了一篇很有意思的书摘,题目叫《古今禁书》,摘的是美国女学者安妮·海特编所一本书,书中开列了古今中外被禁的作家,共计有二三百人之多,书目就更不计其数了。说来令人不信,在今天看来,都是文化名人、思想巨匠。从荷马、孔子、苏格拉底、但丁、薄伽丘,到近代、当代的萧伯纳、罗素、杰克·伦敦、德莱塞、海明威、斯坦贝克,其间还有塞万提斯、伽利略、莫里哀、伏尔泰、卢梭、唐德等,当然还有马克思、列宁。禁书是禁不绝的,当初视为洪水猛兽,后成为文化瑰宝,禁书是愚昧和徒劳的。

        (遗憾,这些文化瑰宝大都没有好好读过。为政者切记,思想可导可疏可批,不可禁。如水一样。)

        73.谢云:友人送我一本书,书名叫《书之恋》,其中洋溢着对书的深爱之情。共鸣之余,却又吐出一声叹息,三个字:书之累。为了吐故纳新,我开始清理书籍杂志,清理一天,却收获寥廖,其实是另有原因。那些书对我虽无用,但对于他人,对于社会,绝非废物。若当废物处理,送去造纸厂回炉,我没有权力去毁灭许多人的劳动成果。有没有两全之道?我想到三点:一、振兴旧书业,二、送给需要的朋友,三、向社会提供书目,供需要者需要。

        (网上旧书店很多,孔夫子旧书店最有名,他们会上门收购。秋末有几本书在网上旧书店卖,有的旧书店,把秋末当名人,加价出售,签名本加价更高,还有套装。还可看到,是谁把你的书当废品了,有的还是朋友,挺难为情的。现在不大送书了,送也不签名,免得在网上尴尬。)

        74.唐达成:若有人问我,“生活中最大的乐趣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读书。英国哲学家培根有一段很著名的话,他说:史鉴使人明知,诗歌使人巧慧,数学使人精细,博物使人深沉,伦理之学使人庄重,逻辑与修辑使人善辩,学问足以变化气质,不仅如此,精神上的缺陷没有一种是不能由相当的学问来补救的。”从我们的切身体会中,我不能不承认他的看法切中肯綮。

        (培根的话,大约是对读书最高最全境界的概括,比我们那个“黄金屋”“颜如玉”高尚得多,更人性化。培根还说,“读书补天然之不足,经验又补读书之不足”;“书本应该依据科学,而不是让科学去依据书本”,他没有轻视实践,抹杀实践塑造、改造人的作用。)

        75.陆文夫:我曾经读过一篇散文,讲读书之乐,至今还记得其中几句:“读书之乐乐如何,绿满窗前草不除;读书之乐乐淘淘,起弄明月霜天高……”我可能受了那篇散文的影响,也曾认为读书是快乐而高雅的。如今真要我讲读书乐却有点乐不起来。回想半辈子读书的经过,总觉得读书有点苦,因读书、写书而遭灾,惹祸,更有苦不堪言之处。读书之乐主要不在于“绿满窗前草不除”,而在于终于有一天你会感到对世界有了一点理解,不再受别人或自己愚弄或欺骗(包括受书的欺骗),必要时还可以戳穿它一下,让愚弄别人的人知道:当他在愚弄别人的时候,同时也在愚弄自己。

        (陆文夫讲的是实话,读书、写书并非只有乐。他说的是切身体会。读书还与自己的追求和环境、处境相连,书房连着社会。)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阳澄湖大闸蟹开捕啦
        余热未了
        山水人城 和谐新画卷
        迎重阳访古城
        稻草金刚
        美食迎秋分
        最新偷拍在线,玩朋友人妻醉地av免费在线,美人妻监禁在线,国产一区自拍视频,www.Ririai,91福利网站久久水蜜桃 土默特左旗| 成都市| 贺州市| 睢宁县| 婺源县| 定远县| 巴东县| 澄江县| 南充市| 宜州市| 获嘉县| 罗江县| 公安县| 西林县| 宜宾县| 德州市| 乌兰浩特市| 宁国市| 鹿泉市| 大姚县| 留坝县| 沐川县| 鄱阳县| 邯郸市| 道孚县| 九江市| 藁城市| 万宁市| 舒兰市| 礼泉县| 琼海市| 故城县| 阿克陶县| 江北区| 繁昌县| 澄城县| 嘉定区| 江安县| 肃宁县| 米脂县| 阜新市|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