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s id="lmls8"></s>
      1. <span id="lmls8"><u id="lmls8"><wbr id="lmls8"></wbr></u></span>
        1. <s id="lmls8"></s>
        <s id="lmls8"><noscript id="lmls8"></noscript></s>
        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要闻 民生 社会 理论 时评 文化 教育 旅游 娱乐 体育 图闻 专题 工业园区

        □秋末

        41.谢兴尧:现在读书比较简单,所谓读书,实际是看书,阅读是默记,不是出声的咏叹。读书亦有读道,抑扬顿挫,读出韵味来,不是瞎哼哼。宋朝开始以科举取士,最讲究读道。大文学家苏东坡最讲究读道的,说:“三分诗,七分读耳”。

        (既看书也读书,看书知意,读书辨味。可默默咏记,可摇头晃脑,可歌以咏之。)

        42.廖沫沙:不拘时间地点,有空闲就拿起书本来看看,而不是由于被动和强迫,这也算“读书”的话,已读了三十几年的书了。学识上虽毫无成就,没有专长,三十几年来离开书本的时候很少。为什么在学问上没有成就呢?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一、在没有一种专门学问上作深入的研讨;二、一个人要在学问上有成就,在知识上有增进,单靠书本是不够的。有目的读书是最有效的读书。无目的读书也不是全无效果,不过效果是间接而微少甚至不易发现罢了。

        (廖沫沙是杂家,出名的是《燕山夜话》,读书杂,随意读。我想,我们一般人读书也尽可随意一点,内容也杂一点。)

        43.严北溟:1968年冬,我被关进上海一个看守所。我那打发时光的有效办法,便是像老僧人(坐)定似地默默吟诵古人诗词名作,通过形象思维,使心境与诗境合二为一,便有顿忘身在何处之感。

        (快乐,歌之;痛苦,吟之。读书岂止得知识。诗有意境一说。)

        44.唐君毅:直接单纯的一个思想,从来不会深的。只有一个思想再加思想,才能使思想深。人只有走过他人所已走过的路,才走得远。当人思想前人所思时,其心灵是凹镜。凹镜聚合一切来的光线。不多读人所著的书,而以直接读大书自许,这只是学人的懒惰,必将误人误己。

        (唐君毅是大学问家,他的读书做学问的凹凸镜之说,当是经验之谈。理解,凹镜是吸收,凸镜是射出,读书做学问就是凹凸镜重合。多年前买过他的《人文精神之重建》与《中华人文与当今世界》,可能过专,均未读完,凹镜未用好,凸镜没资格用。)

        45.白寿彝:1980年11月,陈垣先生百年诞辰。12月,顾颉刚先生逝世。为了纪念这两位老先生,我读了他们的一些著作。这些著作使我深深感动了的,是他们治学的工力,是他们认真读书的精力,在读书的认真上,能赶上他们的,恐怕不多了。我和我同辈的一些朋友,我们很少认真读历史书,也很少认真读马列的书。

        (白先生是大史学家,主编《中国通史》,他还说读书不够认真,我们这些所谓读书人,真该无地自容。有些年轻人,书没认真读几本,却在那里指手画脚,摇头。)

        46.张中行:我的家底,大部分由“读书”来,小部分由“思考”来;思考的村料、方法以及动力也是由读书来,也无妨说,一切都由读书来……盲人骑瞎马地乱读,得失如何?可以凑成三种:一种初步养成读书的习惯,后来不以读书为苦,再发展成为眼前无书为苦;另一种是学了些笔下的语言,用白,用文,都像是不很费力;还有一种是教训。古人说,诗穷(多指不能腾达)而后工。我想可以扩而说之,说书也是穷(多指财货少)而后能读。

        (张中先生的杂说随笔,大都买了读了,惊叹先生学识、涉猎之广博。作《横塘远去》,引了先生三过横塘的思绪,叹路失横塘。横塘兴在水路,没落在通陆路。读《负喧琐话》,也有写得过细、引述过多之嫌。)

        46.柯灵:书是我的恩师。书是我的良友。书是我青春期的恋人,中年的知己,暮年的伴侣,我就不再愁寂寞,不再怕人情冷暖,世态凉炎。它使我成为精种界的富翁。作家把自己写的书,送给亲友,献与读者,是最大的愉快。如果他的书引起共鸣,得到赞美,那就是对他最好的酬谢。

        (读书也有读书观。良师益友,是-种。黄金屋、颜如玉,是一种。有朋友退了,有朋友与现实不合,说不读书了,没意思,这也是一种读书观。)

        47.钱钟书:《伊索寓言》大可看得。乌鸦的故事说,上帝要拣最美丽的鸟做禽兽的王,乌鸦把孔雀的长毛披在身上,插在尾巴上,到上帝前面去应选,果然为上帝挑中;其它鸟类大怒,把它插上的尾毛都扯下来,依然现出乌鸦的本相。这就是说,披着长发的不一定是艺术家;秃顶的未必是学者或思想家,把身上的羽毛都拔光,孔雀与乌鸦有什么区别?

        (读书仅用来装门面,与乌鸦身上插孔雀羽毛无异。说实话,钱钟书的书是慕名而买的,小说读了,薄薄的《写在人生的边上》读了,五册《管锥集》仅读了几页,读不懂,插在书架上。才子配佳人,读书也要有相应的条件。)

        48.季羡林:有的年轻人看到我的书,瞪大了吃惊的眼睛问我:这些书你都看过吗?我坦白承认,我只看过极少极少的一点。为什么要藏这么多书,三言两语,说不清。真正进行科学研究,我自己的书是远远不够的,我还没有发现全国任何图书馆能满足,哪怕是最低限度地满足我的需要。有的题目有时候由于缺书,进行不下去,只好让它搁浅。我抽屉里面就积压着不少这样搁浅的稿子。

        (季羡林是搞梵文研究的,国内图书馆,缺少这类书,可以理解。知识无涯,书也无涯,不能只读孔夫子。所以,书要进出口,读书人读书也要进出口。)

        49.周振甫:我年轻时读《唐诗三百首》,不知怎么爱上了李商隐的诗来,对他的《无题》诗更喜欢。后来看了沈德潜的《唐诗别裁》,从初选本到补选本,经过四十年,李商隐的诗还是一首没选。看法不同吧。有人看作香花,有人看作毒草。

        (对李商隐的诗确是褒贬不一,但李商隐不失是一位杰出诗人。“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弦思华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今日常常可以看到听到。周振甫提示,真要作点研究,仅看一家选本是不够的。读宋诗,钱钟书的选本与金性尧的选本,所选的作品包括注释有很大不同。两家比照读,多得益。)

        50.侣伦:偷书虽属“风雅”,书店老板不因“风雅”而宽恕你吧。借书与偷书不同,却有着可以相提并论之处,偷书是冒险行为,而对于爱书家,让自己的书借出去也是一种冒险的“赌博”。因为你的书架的“宠物”会不会再回来,是没有保障的。借书不归还,在读书中似乎是天公地道的事。碰上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是来一个“反借书”,人家借你一本书,我也借你一本相等价值的书。

        (呵呵,孔乙己先生没死。朋友借我一书,置于办公室抽屉内,隔日不见了,幸好书店有,买了奉还。没报警,报了也不会查,窃书不算贼嘛。借书不还,也该打板子,与欠债不还同,可上黑名单。)

        51.金克木:千百年来亿万人读过的书,大家引来引去,若只听别人的转述和评论,不去直接查看,不能放心。古书难全懂,也有个好处,自己知道有不知道的;新书就不同,看来好懂,自以为懂了,可是不见得真是全懂了。新书,现代的书,很难照古书那样读,活人的话有时比死人的话还难懂,很容易懂错。不过读新书和读古书一点一样,不轻信转述,当心“倒爷”贩假货。

        (谁是“倒爷”?那些评书说书的人,中间就有“倒爷”,自己也没读懂,却在那里半瓶水晃当。)

        52.唐弢:大约三十年前,我遇见一个朋友,他信好读书,平日手不择卷。只是读书的方法非常古怪,总是读一页撕一页,随读随撕,一本书读完了,同时也给撕完了。我大吃一惊,问他这是在干什么?他指着自己的脑袋,笑着说:“没有错,我把它放在这儿了。”博闻强记,我很佩服他,又不以他的读书方法为然。可是说来奇怪,从此以后,他的话使我一直难以忘怀。凡遇买了书来而不及翻阅,那张笑嘻嘻的面孔便会在眼前出现:哦!你没有把书放错地方吗?

        (书放在架子上只是摆设,放进脑子里才是书放的地方。)

        52.唐弢:苏州有条护龙街,沿街都是书肆和裱画店,还有上海城隍庙的护龙桥,我在这里买到零本的“南社丛刻”,国粹丛书的郑所南的《锦钱余笑》、张苍水的《奇零草》《石达开诗文钞》《俄国情史》……

        (黄苗子说,民(国)十年间,莱青阁有人到苏州乡下收书,有老妪,领进了破屋阁楼上,任由其人出价买去,到船上一看,多是金圣叹手批本,莱青阁发了大财。苏州读书人多不假。我家中隔厢里亦有金圣叹的批本石印本,好像是《水浒传》,读过,后来不知怎么不见了。我的几套经史子集包括鲁迅全集、莎士比亚全集、中华大词典都是在旧书店买的。护龙街即今人民路,南端还称文化街,孔庙、图书馆、古玩市场依在,包括别的街坊,文革后,一时兴盛的旧书店没了,有的改成床上男女用品店,有的改成宠物美容店。呜呼!常去处的地方没了,在家击节作文《书店不敌药店宠物店》。)

        53.孙犁:现在,也常常有人叫我给他开个书目之类的单子,我是从来不开的。我读书从来没有计划,是遇到什么就读什么。有些书读了,确实有好处,有些书却读不懂,读了毫无所得。我后来读书,就知道有所选择。我的习惯,选择了一本书,我就认真把它读完,半途而废的情况极少。其中,我认为好的地方,就把它摘录在本子上。

        (现代作家的书,最喜欢的,周立波和孙犁,特喜爱孙犁的文字,清、精。他晚年写的散文随笔集,大都买了读了。想学其文字,文如其人,别人要学难。)

        54.孙观汉:“贫者因书而富,富者因书而贵”,这是最近读书周所号召的一句堂皇的口号。这句话,在一方面讲,可说是看轻了书,因为书的价值,还超于富贵之上。在另方面讲,却是过分看重了书,念念不忘传统的教训,以为从书中可求得:“黄金屋”、“颜如玉”、“千钟粟”,现实中大富大贵另有捷径了。世界上,美国的总统可称最有权势最大的“官”了,美国近百年来,“科班”出身的只有威尔逊一人,罗斯福大学里的成绩是低微的C(丙),艾森豪威尔将军,在西点军校毕业时排名低到第六十一名。

        (相信,孙先生不是在反对读书,而是说读书不是通向成功的唯一通道,不能把读书与成功画等号。不要再弹“黄金屋”的老调了。“为我中华”还是要说的。)

        55.孙观汉:电脑的来临,能使现代读书人的效率和本领,在适当的情形下,比旧时的专家、学者要增高千、百倍。有的读书工作,以前的学者要花一生的精力,目前一个中、大学生在几分钟之内就可完成。所以对读书有兴趣的人,最好不要忘了去找电脑做朋友。

        (电脑的出现,读书、藏书、用书、写作,真是出现了革命性的变化,比如,查个资料,以前踏破铁鞋,现在点点就来。一惟固守原有的程序,那是落后了。与孔乙己无异了。卡片不用做了罢,要摘录,收藏在电脑里呀。但,读纸质书仍不可完全取代,不少读书方法还有用,老先生们的读书经还可参考。

        56.贾植芳:我在青年时代,从书本上读到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位法国富孀,为了培养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作家,曾出资要她的儿子拜当时著名作家福楼拜为师,福楼拜却对这位富孀说:“太太,您叫儿子跟我学做小说的这笔学费,最好交给他、由他到社会上去鬼混,这才是培养他成为一个作家的正当途径。”我不是说为了读懂生活这本书要进监狱,去体验人生,我是说,读书除了要博读用文字写成的书籍,还要从生活实践中获得知识和认识,书籍不过是用文字形式表现出来的生活而已。多读生活这本大书,才能真正读懂弄通用文字写成的书。

        (我真怀疑“专业作家”这个称号,年纪轻轻就关起来门来专事写作,能写出好作品?读好两本书,诚哉斯言。)

        57.冯英子:“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是对的,灭秦的,不是侯生、卢生那些知识分子,而刘邦、项羽,却都是不读书的宝贝。烧书救不了嬴秦的命运,因为有秦始皇就有项羽刘邦,这也是历史的辩证法。历史上还有两个烧书的朋友,一个是孔子,一个是乾隆皇帝。特别是前者,不大为人注意。郑板桥曾说,删书断自唐、虞,则唐、虞以前,孔子得而烧之矣。诗三千篇,存三百一十篇;则二千六百八十九篇,孔子得而烧之矣。我们读司马迁的《史记》,《五帝本纪》《夏本纪》《殷本纪》,简简单单,略而不详,因为很多原始资料被孔子烧掉了。这个责任,多少要由孔子来承担。

        (冯英子在文末说了一句话:几千年来,箝制思想的永远要失败。孔子也焚书,吃惊!教育有功,毁书有过有罪,不可弥补,惜哉!——于丹可没说。)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阳澄湖大闸蟹开捕啦
        余热未了
        山水人城 和谐新画卷
        迎重阳访古城
        稻草金刚
        美食迎秋分
        最新偷拍在线,玩朋友人妻醉地av免费在线,美人妻监禁在线,国产一区自拍视频,www.Ririai,91福利网站久久水蜜桃 石屏县| 上犹县| 新兴县| 余干县| 乐都县| 石狮市| 长治县| 鹤壁市| 南华县| 青川县| 平罗县| 比如县| 金堂县| 富平县| 新晃| 科技| 汉沽区| 南城县| 怀宁县| 新蔡县| 临武县| 射洪县| 永泰县| 沈阳市| 荣昌县| 丹寨县| 清镇市| 滦平县| 定州市| 嘉禾县| 武功县| 安宁市| 永顺县| 益阳市| 阳曲县| 漳州市| 隆林| 临西县| 彭泽县| 厦门市| 子长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